推广 热搜: 专卖  烟草  烟草专卖  烟草专卖局  卖局  品牌  知识  行业  电子  戒烟 

送给爸爸的烟

   时间:2020-09-18 02:48:34    来源:www.newshangmeng.com     作者:新商盟     浏览:965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爸爸最终一次来我家,是2000年3月底,呆了大约一个星期就回家了,走时眼里噙着泪花嘱咐了我许多,当时我心里也是酸酸的,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像是生死离别。

  爸爸最后一次来我家,是2000年3月底,呆了大约一个星期就回家了,走时眼里噙着泪花嘱咐了我许多,当时我心里也是酸酸的,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像是生死离别。爸爸走出非常远还不停地回头朝我挥动手臂,我内心忽然感觉竟是那样难舍,一种从未有过的疼痛直击心底。 

  那次爸爸走 后,我一直心神不宁,坐立不安,天天神情恍惚,总感觉有哪些事要发生似的,做什么都不专心。一种不祥之兆笼罩在我的心头。

  爸爸走后没多长时间的一天上午,我正在切菜做饭,忽听邻居喊有我的电话,我全然不考虑被菜刀切破汩汩流血的手指,哭着就冲出了门外,拿起话筒,还没等电话那边说话,就已泣不成声,爸爸如何了?我问。打电话的是哥哥,他只说了一句,爸爸想我,让我回家一趟,我问是不是爸爸病了,他说,没什么大病,就是想我。预感告诉我,爸爸出事了,不然也不会给我打电话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坐第一班早车赶回泰安娘家,路上黄灿灿的油菜花,不停地向我点头招手,我却无心搭理,只嫌车跑的慢,恨不得扎上翅膀飞奔到爸爸身边。

  到家时已是中午时分,爸爸坐在大门口等我,我强忍眼泪走到爸爸身边,爸爸的模样我几乎认不出,分别只不过十多天,爸爸消瘦的跟从前已判若两人,原本可体的服装,看上去像袍子,我几乎不相信我们的双眼,面前的干瘦老头是我曾经高大魁梧的爸爸吗?洪亮的声音变得沙哑,发不出声,只是不停地咳咳咳,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滚落下来,站在旁边的嫂子不停地给我使眼色,催促我进屋喝茶。待我走进里屋,嫂子打开抽屉拿出一页病历给我看,最下面写着,肺癌晚期,昨天去医院检查的结果。我终于控制不住捂住嘴哭起来,哥和嫂子说爸爸不知晓病情,拒绝住院,让我做做工作。

  经过一下午软磨硬泡,爸爸终于答应去住院了。但只须大夫去查房,他就需要出院,直到第十八天,大夫找我谈话,说治疗的意义不大,让爸爸回家再看一眼,大家才把爸爸带回家里。当天晚上见爸爸疼痛难忍,我去喊村大夫来为爸爸打杜冷丁,大夫说一年前爸爸就查出患了肺癌,瞒着家人自身去卫生所打针买药。听后,我愈加追悔莫及,由于门店经营,我好几年没回家看过爸爸,都是他来看我,没给他做过一顿饭,洗过一件服装。

  打完针,爸爸稍稍平复了些,见我走近,用手指了指抽屉,示意我打开,当打开之后,我怔住了,四条红将军烟静静地躺在抽屉里,这是我送给爸爸的,爸爸今年来看过我两次,每次离开我都塞他包里两条烟,知晓自身得病了,就把烟戒了,但他来我家仍然假装着吸烟,是怕我看出破绽。

  当晚,爸爸已发不出声,我给了他一支笔,一个本子,他示意我扶他坐起来,然后在本子上写道:烟带走,好好过日子。不一会爸爸就闭眼了,永远的离开了大家,从此,敬爱的爸爸再也不可以抽我送的烟了。

 
标签: 父亲
打赏
 
更多>同类香烟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香烟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法律声明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